• Народ является создателем истории и настоящим героем -- Си Цзиньпин 2019-05-17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12
  • 2015经济全球化与中国城市创新发展论坛 2019-05-04
  • 【砥砺奋进六十年·全国主流媒体宁夏行】非遗文化技艺助农民脱贫 2019-05-04
  • 发挥自身优势 奋力走在前列——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考察回访记 2019-04-23
  • 青少年科普节目《真是想不到》11日在江西卫视开播 2019-04-02
  • 估计明天就可以吃上端午节的菜了。 2019-03-28
  • 延续文脉,让乡情有归途(新语) 2019-03-19
  • 一只浣熊都这么努力,你还有什么理由不上进! 2019-03-19
  • 【图解】青岛峰会:上合组织三大支柱取得这些新成果 2019-03-18
  • 日本想拥有核弹的愿望是真。一星期之内拥有核弹是超级夸张。 2019-03-18
  • 中国欲举办2030年世界杯?网友调侃:真可笑 2019-02-28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2-28
  •     “二师姐,他、他们把尸体扔进了深谷?!?br />     跑来跟刘迷说话的人并不是她的某个师弟师妹,而是一个帮厨,所有在学厨艺的人至少在明面上都渴望着叫宋丸子师父,不敢随便叫,叫刘迷二师姐也是算是给自己讨了口彩,如今,刘迷已经是上千人口中的“二师姐”。
        矮个子的女修士穿着淡绿色的短打,胸前吊着一条手臂,头发乱糟糟的。
        前一个夜里那突如其来的混乱,是从面相苍老的灰皮人突然用火系功法袭击他身后那人开始,那人的修为也算精深,弄出的阵仗直接波及了刚进阶筑基后期不久的刘迷,她不仅伤了胳膊,头发还被烧焦了一些,要不是她师父用一招秘术推开她,说不定她会伤得更重些。
        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呢?只刚刚过去了半天,刘迷都觉得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她回想起来的时候就像是眼前被蒙了一场雾,一切都有些不甚真切。被突然袭击的那个人竟然展露出了金丹期修为,不仅杀了那个会火系功法的灰皮人,一把诡异的刀还要再杀她师父,她师父身上流光闪烁,居然就将那个人反杀了。
        发生得极快,结束得也快,转眼间,一条人命就交代在了暗夜之中。
        现在受伤了也在帮师弟调味的刘迷愣了一下,才想明白刚刚这话是什么意思。
        “扔进了深谷?!”
        “他们动作太快了,我们根本拦不住?!?br />     才只能眼睁睁看着一群猴子似的人把他们同类的尸体抢走然后直接丢下了深谷。
        刘迷掏出她师父给她的法器就要冲出去,却被她身后的文黎叫住了。
        “随他们去吧,幽涧里的人就是这么送葬的?!?br />     万丈深谷,他们生于斯、长于斯,也归于斯。
        “不是,我师父还没醒呢……”
        “她醒了又能怎么样?学着凡人给他披麻戴孝?还是你师父能学着鲛人唱歌安魂曲?都身死道消了,只一副皮囊而已,何必挂怀?”
        刘迷鼓起了腮帮子。
        文黎冷笑道:“再说了,柯本就想要杀了宋丸子,只是临时改了主意而已?!?br />     虽然被风不喜下了禁制,在幽涧中呆了百多年的文黎想要知道什么,还是比这些后来的厨子们容易多了。
        “谁知道是不是他们价钱没谈拢,柯才突然要杀那人,又或者,这本就是一群‘涧人’想要杀了你师父好跟落月宗表功,柯只不过拦下他们,又或者只是作势要救你师父,却被误杀了……你们啊,总有把别人想得太好的毛病?!?br />     刘迷知道文黎不是好人,却还是被他一长串儿话说得晕乎乎的,脸上也带了犹疑的神色,就在此时,茅草床上,宋丸子猛地坐了起来。
        “师父……”
        瘦高的女修士本来脸上身上都有很多伤口,如今已经恢复如初,从床上跳下来,揉了揉自己徒弟乱蓬蓬的脑袋,她头也不回地走出去。
        刘迷心里担心,跟在她后面,看着她坐在了幽涧边的大石上,再不动弹了。
        宋丸子遇袭的事情早传得沸沸扬扬,千多名想要学习食修之法的人力有不少打了退堂鼓,很快就走了足有二百人。倒是那些买饭的人不仅没有被人命案吓跑,还越发地蜂拥而来,按照他们的说法是“听说宋道友这里有人作乱,他们买饭菜之外也有心帮忙”。宋丸子的几个徒弟私下里嘀咕,他们这些人来势汹汹,每个人都恨不能一锅一锅端走的架势,更像是怕他们都死了就没有做灵食了。
        这些人庞大的灵食需求让刘迷等人忙到脚跟都落不到地上了,他们却都没提过去找宋丸子帮忙。
        金不悦长老闻讯赶来,坐镇幽涧,有他在,饶是落月宗的明宵亲至也未必能杀了宋丸子,这幽涧中终于安稳了下来。
        宋丸子一坐就是三天。
        太阳从云渊升起,行至中天,落入西极,她看着深深幽谷,谁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大风起,细雪落,谷上是人间福地,谷下是无边地狱。
        盐似的雪落在了宋丸子的身上,白雪满头,宛若霜发早生。
        幽涧中有人攀着树藤来来去去,小小的人儿将手伸出洞穴,铁灰色的手上接到了细细的雪花,又有小脑袋探出来,仰望天空,看着雪,也看见了山谷上坐着的“雪人”,小孩儿招了招手,雪花落进了他的眼睛里,他揉了揉,从怀里掏出了红色的果子,又对那个“雪人”摇了摇。
        女子眨了眨沾满雪粒的睫毛,缓缓地拿出了一支玉箫。
        不含灵力的呜咽箫声在雪中响起,十丈之外,金不悦长老闭上眼睛,轻轻一声叹息。
        有些人过得太苦了,才把一点甜当成了这一世所有的美好,有些人过得太明白了,才把别人的苦都记在了自己心里。
        一曲终了,宋丸子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的身边站了不少的幽涧中人,他们像猴子似的蹲着站着,看着宋丸子和她手里的玉箫。
        从储物袋中掏出装着糖豆儿的纸包,一颗一颗地将他们分给这些人,整个纸包里空空如也,有个人吃完了糖还觉得不满足似的,用极渴望的目光看着这张带着糖味儿的纸,宋丸子把纸递出去,他欢天喜地地抱在怀里,单手挂着树藤跑远了。
        “杀了她,我们、就没有甜了?!?br />     这世上有太多比一点糖更好的东西,却没什么值得上让您舍命相护,欠下的这份债,我只能用很多的糖、很多的甜去一点点清算了。
        分完了糖的宋丸子抬手招来大锅,纵身跳下山崖,金不悦长老跟在她身后,看着她进了一处洞穴中,也跟了进去。
        巨大的响动声在人们脚下响起,过了不到一刻就停了。
        又过了一会儿,她从山洞中走出来,身上沾了很多的尘土和碎石。
        她带着一身的石毒气息,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到了文黎面前,手中透明的刀刃架在文黎的脖子上:
        “你能不能解开石毒?”
        文黎很想冷冷地哼一声,可是看着她那只像是被雪洗过的清冷眼睛,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份怯意。
        “你有心杀我,我杀你也是应有之意,之前不做是因为我懒,现在你不证明自己有用,我就杀了你。不管是什么材料,只要能给他们解了石毒,我都能给你弄来?!?br />     几天前,宋丸子刚刚手刃了一个有金丹修为的修士,那“到晓”刀上似乎还带着残存的血气,和之前相同又不同了起来。
        “你只说,能还是不能?!?br />     刀刃缓缓往铁灰色的颈间送,皮肉破了,一点血沁了出来。
        “用曼莎萝的花为主材可以制成一种□□,将石毒暂时逼出经脉……有了这一步,就可以试试将毒清掉?!?br />     宋丸子手腕一转,把刀收了起来。
        “那个人是叫‘柯’?姓,还是名?”
        怨愤眼下任人宰割的自己,文黎冷笑道:“都是些连话都说不囫囵的,还分什么姓名?他本就是幽涧中颇有修为的一人,不像我等被封禁了大半修为,知道他叫柯,还是我与他有些来往,他才让我如此称呼?!?br />     可终究是一个自己熟识的人,就这么死了,文黎的神色缓了一点,又说:“想要杀你那人必是落月宗之人乔装的,可惜你却毫无证据,落月宗里除了七百余种能让人调息养身的丹药之外,还有不计其数的诡丹,那个人明明看起来只是个练气期,却有金丹修士之力,身上明显有石毒却不影响修为,必然是服了诡丹?!?br />     金不悦查探过那人的身体,在一旁听了文黎的话,连连点头。
        “若非诡丹之效,长生久弟子不可能不察有金丹修士靠近,宋道友,落月宗手段百出,诡丹千变万化,你不如先跟我去往孤山,待首座他们回来,我们一起去落月宗讨个说法?!?br />     “不用了,金长老?!?br />     看着外面那些买饭的人,宋丸子长出一口气。
        “我的战场,就在此地?!?br />     风不喜长老说过自己三个月必定回转,约定的日子转眼就到,宋丸子却没等到那位披挂风霜的女修士,倒是等来了永远笑眯眯的长生久郁长青长老。
        “风师妹在玄泱界被宿千行偷袭,受了点轻伤,那宿老怪应该是盯上了蔺姑娘的灵根,幸好蔺姑娘被我师妹护住了,眼下她们和首座一样,都在我的朋友处疗伤?!?br />     那日刚巧是正月十五,宋丸子一边听着郁长青说话,一边晃着手里的笸箩,淡粉色的落花谷被碾成了粉,芝麻似的一种灵材被炒香碾碎,配着野花蜜、猪油和炒熟的玉谷粉调成了黏实的一团,压成四四方方的厚饼,再切成小块儿就成了在笸箩里翻来覆去打滚儿的元宵馅儿。
        一点落花谷粉调了水,宋丸子偶尔停下手中的动作,用手沾了那些水细细洒在笸箩里的落花谷粉上,那元宵就越滚越大、越滚越圆,最后成了粉嫩嫩的一个个圆球儿。
        她这边做的是元宵,徒弟们做的则是汤圆,落花谷粉和了水做成皮子,加点别的颜色,就又多了红的、橙的,包裹半糖半碎花生、甜滋滋的豆沙或者冻成了块儿的果泥。
        吃着抢到手的第一碗元宵,郁长青蹲在宋丸子的身边,一边被里面热滚滚的馅儿烫的呲牙咧嘴,一边小声与她说:
        “宋道友,你给我风师妹的那东西,效用不在灵气煞气上,它乃气运之物啊?!?br />     宋丸子听庆幸自己现在还没把元宵吃嘴里,不然她大概会被噎死。
  • Народ является создателем истории и настоящим героем -- Си Цзиньпин 2019-05-17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12
  • 2015经济全球化与中国城市创新发展论坛 2019-05-04
  • 【砥砺奋进六十年·全国主流媒体宁夏行】非遗文化技艺助农民脱贫 2019-05-04
  • 发挥自身优势 奋力走在前列——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考察回访记 2019-04-23
  • 青少年科普节目《真是想不到》11日在江西卫视开播 2019-04-02
  • 估计明天就可以吃上端午节的菜了。 2019-03-28
  • 延续文脉,让乡情有归途(新语) 2019-03-19
  • 一只浣熊都这么努力,你还有什么理由不上进! 2019-03-19
  • 【图解】青岛峰会:上合组织三大支柱取得这些新成果 2019-03-18
  • 日本想拥有核弹的愿望是真。一星期之内拥有核弹是超级夸张。 2019-03-18
  • 中国欲举办2030年世界杯?网友调侃:真可笑 2019-02-28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2-28
  • 北京赛车冠军技巧 新疆时时彩在当地能买吗 开乐彩开奖公告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 海南飞鱼彩票怎么玩法 蓝月亮报码室 重庆时时彩的计算公式 京东彩票中大奖怎么领 新时时彩倍投器 优博北京快乐8 彩票两元网 pk10杀号专家 2013年七星彩走势图表 时时彩后二 排列三排列五天吉彩票论坛 北京pk10